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人生

但愿每次回忆,对生活都不感到负疚

 
 
 

日志

 
 

千岛湖下有座城  

2011-07-30 15:3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狮城(原遂安县城)有5座城门,即东门、南门、小西门、大西门、北门,各门之上都建有城楼。城垣四周还添设8座碉楼。狮城的主要街道有东大街、北大街、直街、西大街、横街和南大街等6条。狮城的道路是典型的以石板、石子、石灰铺筑而成的石板路,路心铺大块茶园镇产的石板,石板两边是匀称的、采自武强溪河滩的鹅卵石,间以细沙石灰,整齐地铺设,平整美观。图为狮城北门一带的想象复原图。绘图/于继东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2009年11月末,千岛湖水在深绿色中泛着些许的蓝,随着下潜深度加大,周围渐渐暗下来。28米深的水底几乎全黑,借助手中的潜水灯才只有2米左右的能见度,只能参照指北针和水底地形向前摸索。进到城内,右侧出现房屋,没有屋顶。向东南方向游去,黑暗中渐渐出现一座砖结构建筑,潜水灯的光线所及之处,满是精美的雕刻,这就是狮城那座保存完好的清代砖结构“节孝坊”。我几乎在水下叫出声来。摄影/吴立新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水下世界是寂静的,淤泥终会把一切掩埋,但是,与人类自身的改造力量相比,大自然的演进速度毕竟是缓慢的。所以我们还有机会继续探寻这座古城的角角落落,让时间真正定格成永恒。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狮城”姚王氏节孝坊上有一块刻有“圣旨”字样的匾,匾顶的盘龙图案极其精美豪华,是这座牌坊上众多砖雕作品的代表。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2009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组队去千岛湖水下寻找古城,我们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当我们上下左右仔细拍摄这座屹立在水下的牌坊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这座象征着中国传统妇道的牌坊经受过拆房队的努力拆除却没倒,说明当年的建筑果然质量上佳。半个世纪过去了,陆地上的牌坊越来越少,这座水中的遗迹显得弥足珍贵。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节孝坊顶上有一棵小树,它应该是被淹前就长在了牌坊上的。如今牌坊顶部的砖石松动得厉害,尚未危及这棵小树,但是它已生机不再,立在那里仿佛在讲述从前的故事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2010年春节过后,我们再次来到狮城,逐步扩大搜索范围,以城墙为基准,先后找到东门、南门,由东门向内,找到了东大街上已经倒塌的4座牌坊、县衙前的空地以及被堆放在一起的带有“遂安县”、“县长张宝琛”等字样的城砖,甚至在城外还找到了完整的带有墓碑的坟墓。在北门进去的古城的西北部,我们发现了保存还算完好的大量建筑,有些房子的窗棂完整无缺,徽派建筑木门前的木质雕刻依旧完好,仍能看见当年精巧的工艺。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潜水员在水中对建筑进行仔细的测量和记录。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摄影师在水下发现的这些排放在一起的木棍,有可能是当年清库之后被靠放在墙边的工具。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2010年12月,我们第四次来到狮城,可能是由于降雨带来了泥沙,水下的能见度很差,几乎不能拍摄。但我们仍然继续工作,我们重新定位了东门、功德牌坊,发现了以前忽略的许多细节,并对以前曾经找到过的现存建筑物进行测量,根据局部拍摄的图像绘制实景复原图。下图为我们在狮城西北部靠近西庙的建筑物房梁上找到的当年拆房队仓促留下的绳索。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浙北徽式民居多为两层建筑,楼梯是必不可少的。在一座已经破损的民宅内,摄影师还发现了一处很特别的拐角楼梯,有别于之前在水下见到的直上直下的楼梯。李家凡说:“我推测,这家人肯定是一个大户人家,这么洋气的楼梯即便在现在陆地上的那些老宅子里也很少见。”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水下的世界俨然是陆上世界的瞬间定格,只有半开的城洞门和掉在地上的窗框告诉我们,水下那个世界经历过巨变。
千岛湖下有座城 - 风雨人生 - 风雨人生
 为了查清这个牌坊的来历,我们寻访了当地的老人并翻阅了文史资料,在民国19年出版的《遂安县志》中简短地记载着牌坊的修建始末。其实这个姚文浚是一名贫苦书生,妻子王氏却是大户人家的女子。王氏在18岁时嫁给了姚文浚,不料结婚一年多后,姚文浚就因病去世了。在当时的礼教和社会制度下,这位王氏一直守寡了50多年,直至去世。后来,知悉此事的扬州府上表朝廷,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岁次丁酉仲秋月在狮城的北门附近为她立了这座节孝牌坊。绘图及碑文抄写/吴立新
 

千岛湖下有座城

2009年11月的某个傍晚,我们到达浙江淳安县千岛湖镇。想要探访的狮城(原遂安县城)还在几十公里外的湖水之下,我只好到中心湖区游船码头转悠。现在的淳安县由原淳安和遂安两县合并而来,现在的千岛湖镇在合并之前称为排岭,原是松林蔽日满目苍翠的大山,现在成了三面环水的小半岛。

1800多年前,三国天下,战乱纷起群雄争霸,经过几场与当地割据势力和山越土著人的惨烈战争,东吴悍将贺齐终于拿下了歙县周边的广袤地区,孙权传书嘉奖,贺齐升任威武中郎将。军帐之中面对军事地图,刚升职的贺将军胸中豪情激荡,从棋盒中取出两枚棋子轻轻地放在了地图上,举手间便敲定了淳安和遂安两个县的县治所在。

很难说清楚,这两座有上千年历史的古城被沉入水底究竟是对是错。如果健在,它们也许与国内众多古城一般,沦落在现代化的浪潮中,或改头换面、或不伦不类。沉入水底倒也好,毕竟让人们多了一个念想,水底下的千年古城,多么令人神往!

新安在天上,古城入水中

国际考古界把水下遗迹,包括沉船和建筑物,称为“时间胶囊”。由于水中没有风暴侵蚀和烈日暴晒,也少有人类社会的侵扰,因此建筑物在水里往往能够保持相对稳定的状态。它们就如同一个个密封的时间容器,把久远的历史凝固在一个点上。

由于千岛湖水的屯集是一个极其柔缓的过程,水流没有对房屋造成冲击和破坏,而且水温常年保持在10—20摄氏度左右,所以当地人都认为无论是城墙还是城内民房的木梁、楼梯、砖墙会依然立着,没有腐烂。

我们此番前来,正是为了用影像让水下封存的历史重见天日。 

……

狮城得名于原遂安县城北部的五狮山。它从唐朝武德四年(621年)起作为遂安县治,到1959年千岛湖形成被淹,历1339年,一直是原遂安县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千岛湖形成后,原来的高山变成了小岛,叫五狮岛,现位于千岛湖风景区遂安列岛东端。

新安江流域水系绵长,古徽州休宁县的众多河流在屯溪集结形成渐江,渐江来到歙县浦口与练江汇合,形成新安江。新安江由安徽的深渡,经淳安县进入浙江境内,在不同的地段又变成了富春江和钱塘江。

新安江刚入浙江境内,就得大河武强溪汇入其中,两河各有一镇——淳安和遂安。由于历来是舟船上至徽州府、下至杭州的水路主道,所以当年贺将军落子的这两个县城都是重要的交通枢纽。沿岸集镇列列,商贾繁荣。不仅安徽所长的物资都要从这里运往浙江杭州、金华以及江西各地区,本地广袤的山林土产也相当丰富,茶叶、药材、木材、桐油等都有各地商人前来采购,本地人到外地去做生意卖土产的也多。由于毗邻安徽,当地在建筑和生活习惯上都以徽派为主,一片片粉墙黛瓦的屋舍点缀在新安江的碧波之畔。

千岛湖催生了新中国第一批水电移民

湖水所淹没的,不只是千年古城和村镇。无数悲欢离合的故事、跌宕起伏的情感也都被淹没在了那静谧的湖水中。……

《新安江大移民——国家特别行动》一书的作者童禅福是一位贺城(老淳安县城)的移民。童禅福曾任浙江省民政厅副厅长,他的故乡在原淳安县松崖乡,移民时,他刚七八岁。但1959年4月15日举家搬迁时的情形,却依然历历在目:“父亲吆喝众人砸下灶台上的那口铁锅时,年过六旬的奶奶‘扑通’一声跪在灶头前,号啕大哭,撕心裂肺。”

……

1954年5月24日,时任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三书记的谭震林在上海苏浙皖主要领导参加的会议上当场拍板,“为了全局利益,只得牺牲局部利益”,决定上马一级水电开发。就这样,为了上海、杭州等大城市的用电需求,国家用淳安、遂安古城及周边的986个村镇、安徽6个乡镇,还有30万亩耕地、26万间房屋以及29万移民的代价,换来了一个足有3000个杭州西湖那么大的水库和66万多千瓦相当于当年14个浙江省需求的发电容量。

就这样,“人民之无限小”成全了“国家之无限大”,淳安由一个余粮县变成了缺粮县,由浙江最富庶的甲级县变成了贫困县。“淳安县先后经历了倒退10年,徘徊10年,恢复10年的痛苦历程。”童禅福说,“即便是现在,当年移民时的遗留问题也很多,很多人多年后都没有拿到应有的补偿。”

265座牌坊淹在湖底

红色的浮漂浮出水面,约莫10分钟后,吴立新和李家凡也浮出水面。吴立新的嘴刚刚从呼吸调节器解放出来,就喊道:“大大的牌坊!是个清朝的节孝坊,砖石结构的!还有个城门!”船上,小小的摄像机回放屏如同一个透亮的窗口,让我看到了沉没50多年后,水草中沉睡的狮城一角。湖底深处,泛着微微绿光的漆黑里,照明灯在前方投射出小小一圈光亮。郁郁的水藻随着湖底的水流微颤,突然,前边出现了一个暗影。难道是房子?不是房子,是城墙!城墙修葺得很整齐,除了少量地方被水冲垮外,大部分都还保留着。

随着光亮转移,大块的青石砌成的城门映入眼帘,并不清晰的画面显示,应该是在城门的顶端。后退,下移,城门的条石清晰可见,门拱完好无损,黝黑的城门洞开始露出容颜。

……

现在淳安县档案馆里的《淳安县志》记载,水库蓄水共淹没牌坊265座,陆地上现存的牌坊也还有很多座。在今天的姜家镇炉形村,就有一座节孝坊与水下的这个节孝坊极为相像。贺城和狮城原本是一座偌大的“牌坊艺术博物馆。”

思念啊!心底那座城!

1959年,新安江大坝合龙蓄水,年仅24岁、土生土长在贺城的余年春,跟随单位一起迁到了当时的排岭,也就是现在的千岛湖镇。他现住在千岛湖镇行岗路老旧的房子里,这里的住户大多是当年的库区移民。在窄仄、昏暗的房间里,这位已经70多岁的老人,身材矮小、头发花白、却精神矍铄,言语中洋溢着自信和热情。

看着我们拍摄的水下视频,余年春很兴奋,当他看到水下城门和城墙时说:“狮城的城墙是明代正德八年(1513年)修建的,这些城墙淹没前还保存得很好的,我年轻时候到狮城,每次都要在城墙顶转一圈。”他之所以会这么喜欢城墙,是因为贺城没有城墙,所以狮城的城墙在他眼里很特别。而且城墙其实很短的,很快就能绕一圈。

余年春在当地有口皆碑,因为他用自己的画笔,把没入水下的两座古城——狮城和贺城——搬上了岸。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这位普通退休职工生命的全部几乎就是为了制作狮城和贺城的城区复原图。

……

工夫在画外。从1998年开始至今的日子里,余年春自费走访了600余户移民家庭,甚至包括已迁至建德、临安、桐庐及安徽等外市(县)与外省的移民。他请众多移民回忆当时的户主姓名、门牌号码、商店名称、街名巷名等细节,他在走访中获得材料后,都会请当事人确认无误并签字证明,再寻找周围的邻居再三证实,一一印证图上的每个图标出处。他还特地跑到县档案馆,手抄明清时期淳安、遂安两县的县志13本,总字数达160多万字,包括其中的插页图画,余年春都一一描画了下来。仅清光绪县志的抄写就花了8个月,这为他准确制图提供了有力的史料旁证。终于,一张气势恢弘的贺城复原图历经23次易稿而“浮出水面”,狮城的复原图也易稿十多次才绘制完成。

在采访和查阅资料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了一大群通过各种方法还原古城记忆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